欢迎访问松桃摄影家协会官方网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会员登录
 
首页 协会概况 新闻中心 摄影图库 创作采风 苗乡摄影人 本土展厅 热点专题 摄影百科 摄影交流社区
  您当前位置:贵州松桃苗族自治县摄影家协会 >> 新闻中心 >> 摄影动态 >> 浏览信息
滕树勇专著《乡愁-滕树勇摄影作品集》出版
时间:2017年09月19日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近日,滕树勇的专著《乡愁-滕树勇摄影作品集》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


我读《乡愁滕树勇摄影作品集

近两年,先后有几位出摄影作品集的朋友邀我写序,我婉拒了。理由很简单,摄影界照片拍得好、文章写得好的人很多,找谁写都比我强;再就是我真的写不了他们的序,虽然几位分别是不同省份的摄影人,但出的画册竟拍摄的是同一地方——非洲,我天生怕热,再说那地方我又没去过,没资格凑热闹。

这本《乡愁滕树勇摄影作品集》我是在电脑里看到的,而且是在我刚刚于贵州参加了一个摄影评选之后,脑海中立即回放出评选现场评委们反复议论的话题,摄影人,对自己的身边,自己的家乡,自己的行业,自己本应最熟悉的地方,到底了解多少?洋洋大观的中国摄影现状,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重复着、复制着人人熟悉的那些题材那些画面,似乎舍此就不艺术了,似乎几千万人所热爱的摄影一定要拥挤在独木桥上。滕树勇先生是贵州铜仁市摄协副主席、松桃县摄协主席他的作品开宗明义这方水土这方人镜头一直对着家乡的人家乡的事家乡的风土民情家乡的沧海桑田所谓乡愁抛开文学色彩与诗意渲染后最核心的东西就是对故乡的真情实感就是真真切切的苦辣酸甜滕树勇先生用镜头对家乡的至少是在做责无旁贷的事至少让我们感受到了那份浓浓的亲情

不讳言,有关乡愁的理解与拍摄目前仍有不少值得探讨与商榷的东西譬如纪实摄影与服务于经济发展的旅行摄影的关系,基于史实的民俗摄影与服务于旅游经济的民俗表演摄影的关系等等。上述种种摄影在当今发展中遇到的情况交织在一起,尚待明晰,尚待共识,因此乡愁题材的拍摄目前在理念上有些似是而非,在风格上有些缺陷,在所难免。

无论如何,我赞赏《乡愁滕树勇摄影作品集》这样的画册。如果我们天南地北的摄影人都能在跑遍名山大川、甚至远渡重洋后,长了见识了,技术提升了,心气儿更高了,好,请回过头去再静下心来用镜头重新读读你的家乡,你的亲情,你所熟悉的一草一木,必须传承的与必须改变的到底有哪些,必须恪守的与必须扬弃的到底是什么,我相信,我们对家乡、对身边、对这方水土这方人,会有新的感悟,我们的作品会有新的境界。试想,如果有更多新的感悟,新的境界,新的呈现样式的乡愁作品源源面世那么当今中国的时代影像画卷该何等丰富何等生动何等真切

祝贺《乡愁滕树勇摄影作品集》的出版,同时期待着滕树勇先生这一专题的佳作今后能源源不断……

邓维(中国摄影家协会副主席)

2017720日写于北京



                 后 记

     自1982年在文化馆工作,后跟我的领导吴秀松老师开始摄影的征程。

     开始几年什么都拍,拍着拍着什么都拍完了,一时间不知道拍什么。于是进图书馆,订摄影报刊,参加摄影函授学习,进研修班。

我记得那是1987年的夏天,中国摄影家协会贵州省分会组织到铜仁摄影采风活动,我有幸参加了由黄城德老师带队的采风小组,我们从正大乡开始,一路上到了当时的当岭乡、湖南凤凰的腊尔山镇、长坪乡、盘信镇以及邻近秀山县,白天拍片晚上听黄城德老师讲解摄影知识。之后我和杨国勇一道去沿河、思南和印江等地,记得在印江我俩交流时,我说:这次我收获很大。国勇问:你收获了什么?当时我回答:不知道收获了什么,反正感到收获很大。其实后来才明白自己是找到了拍摄的方向,那就是把镜头对准家乡的父老乡亲。于是1988年开始我的作品在各级展览比赛中频频亮相,乡愁题材直到现在坚持了三十多年。特别是今年在贵阳参加了中国文联、中国摄影家协会举办的“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文艺工作座谈会上重要讲话精神研讨班”学习之后,更加坚定了我的创作方向和信心。

    这也就是我出版本摄影集的初衷。

   可能有读者会问,怎么都是黑白片?因为祖籍湘西生长在黔东松桃的我,创作经常穿行在黔湘边区“苗疆边墙” 的墙外一带,我长期受这神秘而疑重的化外之地因历史原因而形成的独特的地域民族文化熏陶,三十多年来,我的镜头一直聚焦着这一时期的乡亲的生存状态,记录着“生苗”区的传统文化、精神风貌、生活习俗、历史变迁中的一个个缩影。这些影像,无不体现我对这片土地的人文情愫、、、我深爱着生我养我的这片土地,这里的父老乡亲是我创作的源泉,黑白灰最适合表现我的创作主体,去掉色彩对主体的影响,这样更纯粹,更能有利于对边墙乡亲乡愁主题思想的深刻表达。

    其实本书的策划事宜,在2015年就开始启动了。本书原名《苗疆边墙—乡亲》,由于出版原因更为现名。从选片到后期制作,花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时间跨度大,几次搬家,迷失了一些底片,加上本人水平所限,遗憾和错误之处在所难免,敬请读者朋友批评指正。

   在我一生的摄影创作生涯中,工作、爱好都是摄影,可以说是全身心地投入。在器材、交通工具的投入上,得到家人全力的支持;在创作期间,工作安排得到单位领导的大力支持;编辑本书过程得到文朋摄友的帮助;特在这里一并表示衷心谢意!                                                          

                                                                                                               滕树勇

                                                                                                                                            

                                                                                                          2017年7月7日写于蓼皋


注:①苗疆边墙即中国南方长城。历史记载起于铜仁市亭子关,连接松桃大兴凤凰县阿拉营―拉毫关―镇竿城―得胜营―竿子坪长官司―乾州元帅府,止于喜鹊营,全长191公里。



上一篇:滕树勇:为时代存照 为人民画像

下一篇:松桃第一届摄影艺术作品展览开幕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摄影图库 | 联系我们 
建议采用Windows 2000 以上版本操作系统,1024x768或者更高屏幕分辨率 IE 5.5以上版本浏览器(启用Javascript)
Copyright 2008-2017 贵州省松桃苗族自治县摄影家协会版权所有 黔ICP备09002150号 公安备案号:52062802000106
主办单位:贵州省松桃苗族自治县摄影家协会 技术支持:易舟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