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松桃摄影家协会官方网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会员登录
 
首页 协会概况 新闻中心 摄影图库 创作采风 苗乡摄影人 本土展厅 热点专题 摄影百科 摄影交流社区
  推荐信息
滕树勇作品《苗家节日》入选第十一届 
第十二届中国摄影金像奖申报启事 
第七届贵州省文艺奖评奖公告 
松桃第一届摄影艺术作品展览开幕 
滕树勇专著《乡愁-滕树勇摄影作品集》 
中国苗族情人节发源地“美丽长兴 ·浪 
2016年“梵净茶叶”杯一日摄影比赛作 
关于庆祝松桃苗族自治县成立60周年   
2018"新春七天乐”系列群众文化活动  
迓驾镇马安摄影作品欣赏 
  热点信息
松桃第一届摄影艺术作品展览开幕 
滕树勇专著《乡愁-滕树勇摄影作品集》 
中国苗族情人节发源地“美丽长兴 ·浪 
2016年“梵净茶叶”杯一日摄影比赛作 
关于庆祝松桃苗族自治县成立60周年   
2018"新春七天乐”系列群众文化活动  
中国苗族情人节发源地“美丽长兴  浪 
松桃摄影家协会2015年工作报告 
松桃摄影家协会2015年会暨“梵净茶叶 
2016“梵净茶叶”杯一日摄影比赛暨20 
  您当前位置:贵州松桃苗族自治县摄影家协会 >> 热点专题 >> 浏览信息
贺龙同志领导创建的“黔东特区”
时间:2011年07月04日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一

一九三四年的五月,贺龙同志率领红三军由四川进入贵州,六月一日攻占沿河县城。接着,在黔东境内展开游击活动,创建“黔东特区”。 一九三○年底,由于主持中共湘鄂西分局工作的夏曦同志,忠实地执行王明的“左”倾路线,致使湘鄂西以及洪湖根据地渐次丢失。三万多人的红二军团大为减员,不得不缩编为红三军,被迫转移到反动统治比较薄弱的贵州。贺龙同志虽然多次抵制夏曦同志的错误,但夏曦一意孤行,甚至将红三军中的政治机构全部取消,党团组织生活下令停止。红三军濒临于崩溃的边缘。进入贵州后,贺龙同志及红三军广大指战员一致要求湘鄂西分局必须总结经验教训,作出适合于红军发展的决策。 六月十九日,中共湘鄂西分局在枫香溪小学校教室内召开了分局会议。会上,贺龙同志提出必须建立革命根据地和在红军中恢复政治机关和党团组织生活。他生动地比喻说:“野鸡有个山头,白鹤有个滩头,红军没有根据地怎么行?”又说:“共产党领导的军队,没有党团组织能成吗?谁来领导?支部建立在连上是中央肯定过的。”夏曦同志在现实面前,不得不作一些让步,使会议形成了如下决定:(一)在黔东开辟革命根据地,创建“黔东特区”。(二)在红三军中重新登记党员。(三)在红军中恢复党团组织及政治机关。 当时的黔东,人民正处在水深火热之中,军阀混战的军费,地方政府的苛捐杂税,全压在老百姓身上。加上连年大旱,地主豪绅乘机巧取豪夺,百姓四处逃荒,躲兵避税,真是民不聊生,朝不保夕。广大农村一片荒凉景象。富有革命斗争传统的黔东人民,在三十年代初,已经在黔东几个县普遍发展起抗捐抗粮的群众自发组织。有的地方的群众还组成“神兵团”,打进县衙驱逐土豪。 这就是红三军建立革命根据地“黔东特区”的政治基础。

              二

红三军进入贵州时,实际只有两个师,即红七师与红九师。军长贺龙,军政委关向应;七师师长卢冬生,师政委朱绍田;九师师长钟炳然,师政委廖汉生。夏曦同志任中共湘鄂西分局书记兼湘鄂川黔边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枫香溪会议后,贺龙同志亲率主力到沿河中介、印江刀坝、德江枫香溪一带活动,派覃世安团长率部往北,进入四川酉阳县的南腰界,红九师一部进入松桃县的麻阳、永安一带。六月底,红三军就基本上控制了黔东部分地区。为了在黔东地区迅速开展建政、扩军工作,抢在湘、川、黔几省军阀来不及调兵“围剿”之前,把黔东局面打开,贺龙同志由红三军中抽调了一百余能力较强的干部、战士,组成工作队,经短期学习,立即分赴黔东、川边各地发动群众。 贺龙同志以身作则,亲自做群众工作。他平时穿便衣、着草鞋,平易近人,对群众非常亲切。他最爱说:“红军和穷人是一家嘛!”经常同群众拉家常、摆疾苦,成为群众的贴心人。 部队每次行动之前。贺龙同志总是派出侦察人员,利用各种身份和职业作掩护,装扮成“化缘道士”、“算命先生、“卖货郎”等,深入各地了解情况,侦察敌情。他又在发动群众的实际工作中,运用了“茅山会”与“谷担会”这么一种行之有效的工作方法。“茅山会”是在发动群众的初期,工作队深夜串联村中最苦最穷的群众,避开反动派的耳目,到深山老林里召开的。“谷担会”是对各阶层的人占有土地面积的摸底会。群众在会上自报所占有的田亩数,地主老财不敢来参加,往往用个纸条写出,叫小孩送到会上。通过“茅山会”与“谷担会”,群众就逐步发动起来了;同时,工作队基本上掌握了各村的土地占有情况,为土改做了准备。 接着工作队在各村、乡组织农民自己的武装。七月间,黔东地区先后成立了十几个游击大队和许多工农自卫队。同时,还做收编“神兵团”的工作。在此基础上,红三军先后在黔东几县成立了五个“独立团”,一个黔东纵队。又以黔东纵队和五个“独立团”组成了“黔东独立师”,师长是贺炳炎同志。 在初步建立各级革命武装之后,区、乡苏维埃政权也相继建立起来了。如淇滩、谯家铺、白石、大龙、夹石、甘溪、张家湾、白家坪、土地湾等十七个区苏维埃;铅厂坝、唐家溪等一百多个乡苏维埃。七月二十一和二十二两日,在中共湘鄂西分局和红三军的领导下,于黔东召开了工农兵苏维埃第一次代表大会。大会在沿河铅厂坝举行。到会代表一百三十五人。大会讨论了三个方面的问题:一是关于实行土地革命问题;二是关于组织雇农工会、贫农团的问题;三是关于工农群众武装起来的问题。大会一致通过了如下的决议和文件:(一)没收和分配土地条例。(二)农村工人保护条例。(三)关于工农武装问题决议。(四)优待红军及其家属条例。(五)关于肃反问题决议。(六)关于苗族问题决议。大会还决定成立黔东特区革命委员会,组成三十二人的常务委员会,选举孙秀亮同志为主席,秦育青、陈正国为副主席,下设土地部、军事部、劳工部、经济部、政治保卫局等机构。这个特区政府,老百姓总爱称之为“黔东省政府”。办公地点设在沿河县白石溪的土地湾。它管辖的范围包括今沿河、印江、松桃、德江、酉阳、秀山等六个毗连的地区,面积东西宽约六、七十里,南北长约一百里,人口约十万。 武装、政权的建立,为开展土地革命创造了条件。凡是成立了区、乡苏维埃政权的地方,都先后进行了分田运动。“号谷田”、插牌子”,登记、分配地主恶霸的浮财,土改工作进行得轰轰烈烈,翻身农民喜气洋洋。 “黔东特区”就这样诞生了。

                 三

“枪杆子里面出政权”。“黔东特区”的创立,首先是靠枪杆子打出来的。贺龙同志率红三军从湖北进入四川的黔(江)彭(水)酉(阳)秀(山),就吓坏了四川军阀刘湘,又是电告蒋介石,又是调兵布防。当红三军决定在黔东创建根据地时,川军、湘军、黔军都慌了手脚,一时调兵遣将,直向黔东奔来。贺龙同志常说:“革命不怕死,怕死不革命”。他敢于胜利,也善于胜利。他把毛泽东同志关于游击战争的“十六字诀”,具体运用于黔东战场,使军阀连吃败仗,红三军越战越强,根据地越打越扩大。 六月一日沿河县城一仗,驱逐了彭镇璜团,七月初在沿家湾一战,将白辉璋师的参谋长活捉了过来。七月中旬,当黎刚部在印江木黄耀武扬威,夸下海口要“吃掉”红军时,贺龙立即率领红军主力奔赴木黄作战。这次黎刚部队丢了二十几具尸体,伤者不计其数,被俘百余人。 八月下旬,湘军周燮卿竟敢目无红军,自作聪明,以为出其不意,可以使他的运粮团沿谯家铺经过。贺龙同志在群众的协助下,侦知了这一情况,不费吹灰之力,就将其运粮团的全部人马和粮食“接收”了过来。 白军的多次失利,使贵州军阀王家烈很是恼火。本来他是不敢来碰贺龙的红三军的,但蒋介石再三饬令他“进剿”,黔东又是他的地盘,所以八月底王家烈经过多次策划后,把他的军队从务川、德江、镇南一线的防线,向东推进,并令参谋长亲率前锋,自己坐阵务川督战,企图寻找时机围攻驻扎沙坎的红军覃振群团。王家烈的军队凭藉人多,开始时来势有些凶猛。贺龙同志当即指示覃团“避其锐气,伺机出击”。覃团长先期撤出沙坎。王家烈的参谋长占领沙坎后,很是得意忘形,趾高气扬。正当敌参谋长向王家烈报告进占沙坎的当天晚上,覃团反击的准备已经就绪。红军和附近的游击队配合,突然回戈沙坎。王家烈的“烟枪兵”由于连续几天行军,已经疲劳不堪,这下被覃团一阵猛攻,敌人逃命还嫌腿短,那听什么指挥。到天亮时敌参谋长还未能组织队伍回击,士兵死伤逃者已过大半,整个沙坎外围的有利地形尽为红军所占领。 在外线,红军对围上来的各路军阀无不给以痛击。在特区内,地主恶霸的“土围子”,也必须彻底加以扫除,才能使根据地巩固起来。四川酉阳南腰界的冉瑞廷,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大恶霸地主。贺龙同志在木黄听到南腰界人民惨遭杀害时,他立即下令红军分三路赶回南腰界攻打冉匪。 消灭了冉匪之后,贺龙立即命令钟志廷团攻打麻阳的地主恶霸兼伪区长胡兴魁所盘踞的玛瑙洞。玛瑙洞位于松桃麻阳的大山中,其中险峻异常,在一高崖之上,独一条羊肠小道通入洞口,洞内十分宽敞,建有尼姑庵一座。胡兴魁进洞之后,又用巨石垒于洞口,并架上土炮、机枪,洞内粮食、用水均极充裕。尼姑赵玉兰早与吴兴魁勾勾搭搭,作恶多端。人民恨之入骨。钟团到玛瑙洞下,几次试攻都无法接近洞口,最后用由山顶垂人悬空攻打的办法,突然接近洞口,用手榴弹消灭了洞口敌人,炸塌了垒洞口的巨石,大批红军才由山下冲进洞内,摧毁了玛瑙洞,活捉了尼姑赵玉兰。贺龙同志在群众的要求下,批准将这个祸害人民的赵玉兰处决。  此外,红三军与游击队在贺龙等同志的指挥下,于黔东的大石墩、道谷河、吴家寨、闷溪、江河沟、板溪、核桃湾、任家寨、刀坝、坝芒以及秀山西南一带,多次与围攻的敌人作战,将白军打得落花流水。 四 贺龙同志率红三军创建“黔东特区”几个月来,已初具规模。十月,红六军团在任弼时、肖克、王震等同志率领下,奉中共中央军委的命令,到黔东与红二军团会合。 红三军与红六军团会师后,于十月二十七日在南腰界召开了会师庆祝大会。会上,任弼时同志宣读了党中央关于恢复红三军为红二军团的决定,并组成红二、六军团总指挥部。又宣布了党中央关于红二、六军团的人事决定:任弼时同志任政治委员,贺龙同志任总指挥。 贺龙同志在大会上讲话,他说:“我们今天两支工农红军会师了。会师,会师,就是会见老师。我们红二军团会见了中央派来的亲人,我们要好好向红六军团的同志学习。”又说:“同志们,你们一路上跋山涉水打了不少胜仗,来到了这里,我们表示热烈欢迎……你们来到这里后,想休息一下,按说也是应该的。可是蒋介石不让我们休息。这里的根据地是新近才开辟的,不很巩固。同志们,可靠的根据地是在我们脚板上。”这样幽默有趣的讲话,顿时使得两军同志会心地哄然大笑,大家决心再接再厉,英勇奋战,开创新的局面。 五 二、六军团会师后,首要任务就是积极发展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深入湖南,牵制敌人,使中央红军摆脱敌人的包围,顺利地进行战略性的大转移。会师庆祝大会的第二天,贺龙、任弼时同志即带领部队经酉阳、秀山突然插入湖南,一下子打乱了敌人的部署。蒋介石不得不从“围剿”中央红军的兵力中,抽调部队来对付红二、六军团,使得中央红军得以胜利地进行举世闻名的二万五千里长征。 红二、六军团撤离黔东,留下黔东独立师坚持斗争,牵制敌人,并成立黔东特委。段苏权任特委书记、王光泽任师长。贺龙同志给独立师的任务是:迷惑敌人,把“围剿”的敌人引向黔东,保证红二、六军团顺利东进。 王光泽、段苏权两同志立即率领独立师南下,十一月六日晚,在谯家铺袭击了王家烈的一个团,对敌人震动很大。于是敌人投入了更多的兵力来对付实际只有不到一个团的兵力的独立师,又加上“还乡团”也随军阀“还乡”,这样,敌我力量就更为悬殊,使独立师的斗争进入了极其艰苦的阶段。十一月中旬,独立师与地方工作人员到印江沙子坡集中后,分路转移。一路近百人由段苏权带领,转战出黔东,大部分同志壮烈牺牲,剩下少数同志奔向湖南与主力会合。一路六、七百人,由王光泽指挥,进入梵净山开展游击活动,坚持斗争两个多月,到一九三五年春节前后,剩下的部分同志转到秀山的川河界。半路,王光泽同志被叛徒出卖,被捕牺牲,其余同志奔湖南与主力会合。 贺龙同志的队伍离开了黔东,可是黔东人民时刻盼望贺龙的队伍打回来,一九四九年,终于盼到了,黔东人民与全国人民一道获得了解放。今天,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中,黔东人民缅怀贺龙同志率领红三军创建“黔东特区”的英雄业绩!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艰苦创业的革命精神,正在鼓舞大家继续前进,把黔东建设得更美好。 黔东人民永远怀念贺龙同志!

上一篇:巍巍玛瑙山

下一篇:农历“六月十九”玛瑙山将有百姓朝山祭祀活动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摄影图库 | 联系我们 
建议采用Windows 2000 以上版本操作系统,1024x768或者更高屏幕分辨率 IE 5.5以上版本浏览器(启用Javascript)
Copyright 2008-2017 贵州省松桃苗族自治县摄影家协会版权所有 黔ICP备09002150号 公安备案号:52062802000106
主办单位:贵州省松桃苗族自治县摄影家协会 技术支持:易舟软件